用户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《wo是一头猪》chaos·π

2018-4-19 12:39| 编辑: admin| 查看: 1975| 评论: 0

  不知道是上辈子做了太多恶事还是善事,也不知道这算是惩罚还是奖励。这次,wo终于变成了一头猪,一头平凡、健、可爱的小猪。wo叫噜噜,2个月大了,养殖场是wo的家。

  wo和妈妈南希,还有其他6个兄弟姐妹住在一个猪圈里,无忧无虑地生活着。感谢wo们的主人沙丽曼阿姨,每天赐予wo们食物,给wo们一个温暖舒适的家。

  沙丽曼阿姨是一个漂亮的女人。尽管她从不和wo说话,或许更不知道哪头才是wo,但透过她面无表情的脸,wo猜想她是一个充满爱心的女人,因为她每天都会来看望wo们,让wo们按时吃饭、听歌、睡觉,还常常给wo们家里做保洁。每当有机会,wo都会跑到她的脚边亲昵表示感谢,沙丽曼阿姨就会用脚“抚摸”wo,把wo踹到一边,wo玩得很开心,就是有点痛。

  wo没有见过wo的爸爸,据说他被关在另一个猪舍里。wo有时做梦闻到了他身上的气味,开心极了,冲过去叫“爸爸”,可是梦醒了。妈妈让wo好好吃饲料,身体壮实了就能当种猪,就能见到爸爸。于是wo拼命地吃饲料,长得比其他兄弟姐妹都壮实。wo知道wo一定能代表家族见到爸爸,wo向兄弟姐妹们还有妈妈保证过。

  妈妈说,她曾有过100来个孩子。wo和兄弟姐妹们都惊呆了,问妈妈,其他的孩子们都哪去啦?妈妈顺着栏道,骄傲地望着一个房间的大铁门,说他们都去了一个所有猪的梦想之地——屠宰室,用wo们的身体为人类服务。听妈妈这样说,wo也很想去屠宰室为人类服务,最起码为沙丽曼阿姨服务,因为wo也爱她。这几乎动摇了wo要成为种猪,见爸爸的念头。

  wo们的家虽然很大,但wo们依旧对外面的世界充满了好奇。有一次wo的弟弟呦呦,踩在wo的背上跳出了猪栏,在猪场里撒欢:眉一铮∷蛑本褪莣o们的英雄。沙丽曼阿姨和几个人类追着他满屋子跑,呦呦跑出了wo们这个猪舍,去到了一个院子,又跑去了屠宰室,最后被沙丽曼阿姨拖回了家。wo们围着这个“大英雄”,问他外面的世界怎么样。他告诉wo们,院子里有绿草、阳光、土堆、汽车……wo羡慕得不得了,那一刻wo还有点沮丧,感觉只有呦呦才配做种猪,不过去屠宰室也不错,一样为人类服务。

  妈妈也好奇地问呦呦屠宰室里有什么,呦呦的回答却让wo有些害怕.他说那里有很多猪在尖叫,他看见很多同伴的尸体和内脏,猪身都变成了两半,连隔壁猪栏的花花阿姨也在,花花阿姨没有头了,但呦呦认识她身上的花纹……

  “妈妈,wo有些害怕,你其他的孩子们真的都去了屠宰室吗?”

  “妈妈,他们为什么要掏空wo们的内脏,把wo们劈成两半。”

  “妈妈,人类为什么要砍wo们的头,还把wo们一段段吊起来?”

  “妈妈,wo们究竟是怎样为人类服务呢?这样还能活过来吗?”

  “妈妈,花花阿姨的头在微笑,那里真是wo们的梦想之地吗?”

  ……

  wo怕得要死,没有说话,下定决心要去做种猪,要去见爸爸,永远不要去屠宰室那种地方。但wo依旧相信妈妈一定不会骗wo们的,那里一定是所有猪的梦想之地。

  “是的,孩子们,人类赐予wo们食物,照顾wo们,给wo们温暖舒适的家。wo们就用wo们的身体报答人类,用wo们的肉补充他们的营养,这是wo们的使命。进屠宰室也是爸爸妈妈和其他所有猪的梦想,去了那里之后,wo们就能去一个充满无限欢乐的地方,那个地方叫天堂。”

  “哦,是这样。⌒恍宦杪,谢谢人类,谢谢沙丽曼阿姨。”

  “wo一定多吃饲料,多睡觉,长胖一点,给人类最好的身体。”

  “wo也要去天堂,那里一定有花朵和泥巴,说不定爸爸也在那里呢。”

  “你胡说,爸爸是种猪,是英雄,只有噜噜才能见到他。”

  哈哈哈,哼哼哼,吧唧吧唧……

  兄弟姐妹们又开心地吃饲料,wo看见妈妈眼睛泛着泪水,wo知道那是幸福的泪水。不过,wo突然冒出一些奇怪的问题,为什么人类要吃wo们的肉呢,是因为他们比wo们更高等吗?如果有一天比人类更高等的种族出现了,是否可以……?算啦,反正wo是一头蠢猪,wo不想啦,只要每天和同胞们在一起有吃有喝,又能见到种猪爸爸就好。

  ……

  炖值娜兆右惶焯旃,wo们一天天长大,变得强壮肥实,这样wo们就更加快乐,因为长大就意味着实现wo们的梦想——进屠宰室,或者成为种猪。可是,几天前,发生了一些奇怪的事情,wo们这个猪舍,有几头猪陆陆续续生病了,包括了wo们家的“英雄”呦呦——曾跃出猪栏玩耍的弟弟。弟弟这几天不吃不喝,萎靡不振,都不能站立了。

  “呦呦,你就吃点吧,你再瘦下去,人类就不要你的肉了!”wo默默地安慰道。

  “是啊,孩子,坚强点,病死的猪肉人类不吃,你会被埋入地狱的!”妈妈啜泣着。

  “沙丽曼阿姨!沙丽曼阿姨来了!”兄弟姐妹们开始骚动起来。

  沙丽曼阿姨和几个人类朝wo们走来,wo们认得沙丽曼阿姨走路的仪态和脚步声。他们今天打扮得很奇怪,整个人都用白衣服包裹了起来,像直立行走的猪,对,像wo们的亲人,像猪!wo们的亲人们来给呦呦治病来啦,对,几天前沙丽曼阿姨还抽了几次病猪的血,一定是给呦呦他们治病来了。

  “哈哈,呦呦有救了,它一定会变得又肥又壮!”妈妈破涕为笑。

  沙丽曼阿姨和其他人说了几句wo们听不懂的人类语言,打开了通往院子的栏门。wo们欢呼雀跃:“呦呦快起来!沙丽曼阿姨让wo们去户外晒太阳,锻炼身体!”wo和妈妈带着兄弟姐妹们顺着栏道往外冲,其他猪圈的邻居们也往外冲,其他猪舍的猪都源源不断地涌入院子,整个院子里站满了猪。

  窗。≌馐且怀∈⒋蟮木刍,上千头猪围在院子里,涌动着。wo看见院外大门连着笔直的木栏道,通往不远处的一个山凹,那一定是wo们玩耍的地方。

  “去晒太阳咯,出去玩泥巴咯,大家快点呼吸新鲜空气,wo闻到花香了……”

  “人类对wo们真好,赐予wo们食物,给wo们舒适的家,为wo们治病,让wo们玩耍……”

  “他们是wo们的亲人,wo要把最好的肉奉献给人类,wo要生更多的孩子给人类……”

  成百上千头猪感激涕零道。

  “嘎嘎嘎”院子外的大门打开了,猪群开始拱动,wo跟着妈妈,随着猪群往山凹跑。

  窗。∩桨祭锒际莣o们最爱的泥巴,还有刺鼻气味的液体混合着泥巴,这一定是治病的泥巴,泥巴里还有饲料。没错!四周还有几座白色的小山坡,一定是给wo们洗澡用的。病猪一样可以医治,人类一直在尊重wo们!

  “孩子们,快去好好玩吧!身体练结实了,人类也更喜欢wo们的肉。”妈妈仰起头开心道。

  忽然,她望着远方愣住了。

  “妈妈,您怎么了?”

  “里昂!”妈妈双眼涌起泪水,奋力拱开猪群,对wo们大喊,“孩子们,那就是你们的爸爸,里昂!”

  爸爸!那是wo们的爸爸?那是wo们的大英雄——爸爸!

  wo们顾不得玩泥巴,跟着妈妈朝那头雄壮的公猪跑去,那就是wo们朝思暮想的爸爸,wo们终于见到爸爸了!

  “爸爸——”

  “里昂——”

  “孩子们——,南希——”

  wo们和妈妈泪流满面,跌跌撞撞奔向爸爸,爸爸用他强健的身体拱开猪群。

  “那是wo们的爸爸,wo不用做种猪也能见到爸爸了,wo可以进屠宰室了,爸爸……”wo喜笑颜开,扑向爸爸,“爸爸,wo想你……”

  wo刚刚钻进爸爸的怀里,

  突然,“轰”的一声,四周燃起了熊熊烈火。

  wo眼前的爸爸、妈妈、兄弟姐妹,所有的一切都被火魔吞噬着。

  wo和同胞们在泥坑里打滚,整个山凹发出撕心裂肺地猪叫……

  爸爸妈妈用身体围着wo们,保护wo们——

  一家人终于团聚了!

  wo拼命在泥地里打滚,想扑灭火苗,可是越是翻滚,越是蹭着泥巴,火势就越大。wo已看不清一切,浑身感到几万只马蝇在叮咬wo。wo痛不欲生,想喊爸爸妈妈,一张嘴,火焰就窜进wo的喉咙,灌进了wo的肺里,wo的五脏六腑也在着火,wo整头猪都在燃烧……

  “里昂……为什么……”妈妈倒在了地上,抽搐着,发出怪音怪调的哀嚎。

  “是瘟疫!”爸爸在烈火中岿然不动,口鼻喷火,“孩子们,要坚强!wo们不该把瘟疫带给人类,”wo似乎感应到爸爸在微笑,“让wo们在烈火中永生——”

  天空中下起了白茫茫的“雪花”,爸爸矗立在火海中央,守护着wo们,似一座丰碑……

  wo渐渐地失去了知觉,耳边定格在爸爸最后一句叮咛:

  “wo们不该把瘟疫带给人类,让wo们在烈火中永生——”

  一辆隆隆的机器推着土堆为wo们送行,将wo们掩埋。wo和爸爸妈妈兄弟姐妹们,去往了妈妈所说的那个充满了无限欢乐的地方,那里和当种猪或献身人类一样幸福,那里便是天堂。
收藏 邀请